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奥克股份107亿元换赛维光伏电站

2018-10-12 19:11:34

12月4日,奥克股份发布公告称,同意收购江西赛维全资孙公司南昌赛维全部股权,并将公司与江西赛维之间的相关债权债务进行冲抵。

研究部分企业建设光伏电站的成本后发现,奥克股份用1.07亿元债权换得5MWp太阳能发电站,相当于目前同行建设成本的两倍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对比新大新材接收江西赛维14MWp电站以冲抵1.4亿元债权,奥克股份的对价也高出不少。对此,奥克股份证券事务代表称,这一对价是沿用当时电站在建时候的可研报告,成本是当时综合出来的结果。

1.07亿债权换发电站

奥克股份在12月3日、12月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江西赛维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准备以2723.31万元资金收购江西赛维全资孙公司南昌赛维100%股权;同时,奥克股份再承接南昌赛维应付江西赛维的7973.61万元债务,合计即1.07亿元。又由于江西赛维欠奥克股份1.43亿元的债务,两厢冲抵后,奥克股份将持有南昌赛维100%股权,而江西赛维只欠奥克股份3553.79万元的债务。

资料显示,南昌赛维持有位于南昌新建县的厚田沙漠5MWp太阳能发电站,年发电量500万千瓦时,该项目已于2011年7月28日开始并网发电,截至2012年11月19日,总发电量约为678.6万度。只不过虽然发改委对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有了明确规定,但南昌市的相关价格配套政策即补贴政策尚未终确定,故南昌赛维至今未收到过电费,账面未能确认发电收入。

此次江西赛维拿发电站来冲抵债务,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该公司巨额债务无法全部通过现金偿付。在此前的10月份,江西赛维就用3个太阳能屋顶电站(共计14MWp),来冲抵所欠新大新材1.4亿元账款。

奥克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其表示,“它们(指赛维)欠了多少债,各大媒体都披露得很清楚,在光伏产业现在这个形势下,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对价高过同行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这笔以资抵债的交易中,奥克股份并没有占到“便宜”。

注意到,由于行业萧条,很多光伏产业链上的企业采取了“拉长战线”的做法,纷纷建设发电站。比如7月11日,航天机电公告称在甘肃省建设150MW光伏电站,总投资约16亿元;海润光伏分别在9月和10月抛出了两个电站计划,一个是甘肃金昌的20MW光伏发电项目,总投资金额为2.46亿元;另一个是位处青海省的40MW光伏电站,投资金额4.8亿元;11月,京运通在宁夏有一个项目,计划建设规模为100MW光伏并网电站,总投资额设定9.43亿元。

简单计算即可发现,上述诸多项目中,平均分摊来看,1MWp的光伏发电站成本在950万——1500万元之间,5MWp投资金额介于4700万——7800万元之间。反观奥克股份,其用1.07亿元债务换得5MWp太阳能发电站,相比其他公司的投入贵了1倍左右。即使是相比新大新材的以资抵债,其1.4亿元的账款对应14MWp电站也比奥克股份便宜得多,且资产同样是来自江西赛维。

证代:沿用在建时报告

“很多人拿我们跟新大新材的电站比”,奥克股份证券事务代表认为这之间其实没有可比性。该人士称,新大新材那个电站是屋顶电站,且租给了江西赛维,跟江西赛维生产厂关联紧密,而南昌赛维的5MWp太阳能发电站是独立资产,“万一以后赛维真要有什么事,也不会影响到我们”。

之所以看上厚田沙漠生态园5MWp太阳能发电站,奥克股份证券事务代表表示,一来这里地理位置不错,是旅游景区,也是当地政府的示范项目,且已经开始并网供应给用户;二来先把电站拿过来,就拥有了主动权,“我们可以考虑是否在一期的基础上建设二期,建的话会优先发包给赛维,让赛维提供材料零件之类,以进一步冲抵剩下的债务”;三来由此介入下游,适当向下游延伸,也是发展趋势。

当提到定价方法时,奥克股份证券事务代表称,这是根据当时电站在建时候的可研报告,成本也是当时建设时综合出来的结果。不过,将同样的问题抛给新大新材时,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表示,标的电站建设成本是公司自己找人估算的,根据现在的一些项目,假设自己建设来估算成本。

沙绑腿
黄冈6千-8千60平米以下房价
江门烤鱼炉
沙绑腿跑步运动沙袋隐形负重沙袋
8千-1万60平米以下新楼盘
老鼠夹图片
沙缸
黄冈8千-1万60平米以下房价
充电器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