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四大能杜绝假账吗中华会计校

2018-11-06 09:19:24

“四大”能杜绝假账吗_中华会计校

“四大”能杜绝假账吗

9:53 FT中文·巴尼·乔普森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在兴高采烈的高管们为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近的首次公开发行举杯庆贺,投资者急切地推高其股价时,有一群人在不显眼的地方“偷着乐”。

这些人正是普华永道(PwC)的审计师们,他们将中行的账簿打造成型,完成了97亿美元的上市,并为其获利颇丰的角色心满意足。普华永道战胜了对手毕马威(KPMG)获得这项业务,毕马威则为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去年10月份的首发进行了审计。建行上市筹得资金92亿美元。但在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预期在9月份推出100亿至150亿美元首发中,普华永道很可能输给安永(Ernst Young)。

“四大”对“四大”

总之,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三家,赢得了金融界“四大”(中国前四大国有银行)中三家的上市审计业务。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第四家是德勤(Deloitte),而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的第四家是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但它距上市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不只垄断了银行的审计业务,而且垄断了所有海外上市中国公司的审计业务。其占据主导地位的原因是,海外投资者和银行家信任它们严格的审计、丰富的经验和广泛的分布。

审计质量对任何在中国拥有金融利益的人来说都应该十分重要:从购买香港上市股票的基金经理,到经营当地子公司或与中国客户进行贸易的外企高管都是如此。

但认为“四大”的工作优于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的看法,如今需要进行更仔细的审视。原因之一是,它们的影响(出于民族主义原因)已成为北京一些决策者不安的源泉。

“四大”与本土事务所

审计程序历来保密,因为它可能对股价产生影响,这使得几乎不可能对当地和国际事务所进行科学比较。但通过对中国企业、会计师和监管机构的采访,得出的结论是:原以为分隔“四大”与国内事务所之间的是清澈的大海,而事实上只不过是狭窄的沼泽。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审计事务所,都在减轻投资中国的风险方面扮演了关键角色。它们能通过仔细核查账目,核实一家公司的财务实力,而且理论上可以发现隐性债务、夸大的盈利,以及其它企图美化业绩或掩饰欺诈的作账手段。

在资本市场上,主流观点是,从专业性、技术能力和相对于客户的独立性来看,四大事务所。因此,香港证券公司中信研究(Citic Frontier)去年调查了150个在香港上市的内地股票,将少数未请“四大”进行审计的公司称为“六大可疑公司”。

香港对冲基金Ginger Capital的创始人和董事总经理Xu Yanping 说:“我认为当地事务所不尽如人意。这是人员的专业质素问题。他们似乎喜欢扭曲规则。这让我不安。”

Ginger Capital投资总额达1.9亿美元,其中约80%投向香港,只有不足10%的资金投向了在上海和深圳交易的逾1200支A股股票。中信发现,接受调查的A股市场300家公司中,只有五分之一聘请了四大审计机构。

本土事务所具有价格优势

在中国企业眼中,国内事务所与“四大”相比,明显的优势之一在于价格。中信研究显示,国际事务所的平均年度审计收费为140万人民币,比当地大型竞争对手高出三分之二,是小型事务所的两倍多。

持怀疑态度的观察人士补充说,企业往往更偏爱号称具有“适应性”的当地审计机构,并且中国政府知道,在全国5600家会计师事务所中是有烂果子的。

中国财政部一位官员近告诉《金融时报》,他希望看到会计行业“”的崛起,但副部长王军称,当地事务所需致力于良好的治理。

据官方报纸《中国》称,去年政府为惩罚违法行为,吊销了18家会计师事务所的执照,并对60家事务所处以罚款和勒令整改。

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主席彭士杰(Jeffrey Bernstein)表示,至少在高端市场,标准似乎正日益改善。彭士杰还担任总部位于上海的贸易与物流公司——美星仓储物流(Emerge Logistics)董事总经理,他以这一身份聘用了大型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上海立信长江会计师事务所(Shu Lun Pan)。

本土事务所出现改善

“我们是家小公司,因此不值得为雇用‘四大’而支付更高价格,”他说。“特别是因为我看到了本土事务所在一些方面的改善,如英语能力、账簿分析能力,以及就会计和纳税政策提出的建议。”

“它们在迅速进步,但我的企业也在成长,需求也变得更复杂。这是一场竞赛,看它们能否跟得上我们。”

本土与国际审计机构的差距比想象的要小,体现这一点的并不是国内事务所的进步,而是“四大”在中国的能力可能一直被高估。

国际审计机构也会卷入争议

正如在大多数成熟市场一样,“四大”自90年代通过合资企业进驻中国以来,就一直卷入争议。德勤目前还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因对广东科龙电器(Guangdong Kelon Electrical)的审计工作,而受到市场监管部门中国证监会(CSRC)的惩戒。科龙电器曾是德勤的客户,现在陷入了困境,它因为夸大以往的销售与盈利数据而受到证监会的指控。德勤拒绝谈论此案。

与此同时,普华永道正面临上海上市房地产集团外高桥(Waigaoqiao)的2亿人民币索赔。据官方媒体报道,外高桥宣称普华永道未能发现该公司存放在一家证券公司的资金被挪用。这一案件将由一个官方仲裁委员会进行听证。普华永道表示对其审计工作有信心,并认为上述指控没有根据。

影响“四大”业绩的一个因素可能是,与在成熟市场相比,需要更快地提拔本土的年轻员工。经验丰富的年长人士并不多见,因为十年文革令审计专业荡然无存。而且在1993年以前,中国都是沿用苏联的会计准则。

但审计质量更重要的决定因素,是这些事务所所处的经济与社会背景。中国第7大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天职国际(TZPA)首席合伙人陈永宏说:“鉴于我们在中国处于同样的环境,各家事务所之间的差别可能无关紧要。本土公司会犯错,‘四大’也会犯错。也许它们的错误更严重,因为它们的客户规模更大、更重要。”

对“有毒客户”说不

“四大”意识到,欺诈普遍存在,透明度的概念有时不被当一回事,因此它们试图凭借苛刻的“接纳”程序,拒绝潜在的“有毒客户”:派遣专业调查人员走访工厂,并竭力找到首席执行官的老朋友们,对他们进行采访。

但它们只能做到这么多。德勤香港的史蒂芬·泰勒(Stephen Taylor)说:“如果所有客户都拥有25名自己的会计师、内部控制和独立董事会,(审计)要容易一些。在中国,审计过程并无差别,我们遵循同样的审计方法,以同样的方式提供审计文件。但处理的材料是不同的。”

毕马威驻北京合伙人萧伟强(Francis Siu)表示,公众对审计机构的期盼过多。“我们无法审查每一笔(交易)。那样的话,我们需要300万名会计师。我们要在一份活上干12个月,等到报告一年的审计结果时,已经是下一年的年末了,”他说。“审计工作是一方面。重要的是所有者与管理者的诚信。”

在当今中国,不诚实的会计行为也许无法避免,而且有时无法发现这些行为。但若是这样,就意味着审计业的差距不在国际与本土事务所之间,而是在“四大”对全球一致服务的承诺与其在中国实现这一承诺的能力之间。

相关热词: 四大 杜绝 假账

天津信用贷款
脱硫除尘设备价格
摇钱树捕鱼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